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法律新闻 窦律师专栏 冤案奇案 经济犯罪 婚姻继承 交通事故 房地产纠纷 建筑工程 刑事辩护 担保纠纷 仲裁业务
公司企业 保险业务 知识产权 劳动人事 国际业务与WTO 环境与资源 未成年人保护 损害赔偿 消费者权益 银行业务 行政争议 执行易
军属维权 司法鉴定 法律文书 疑难探讨 法律救助 法律宝库 在线留言 好律师团 专家顾问团 法律人沙龙 委托代理 视频点播 合作单位
  热门搜索:
 维权  消费者权益  法律救助  离婚  刑事辩护
 
  冤案奇案
  冤案
  奇案
  大案
  要案
  案件点评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6892
窦金刚 详情>>
  窦金刚律师,江苏维维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大学文化,徐州好律师网(www.xzh……
刘 波 详情>>
  刘波律师,徐州好律师网(www.xzhls.com)创始人、主任,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法律……
 
 
  首页 > 冤案奇案  
 
 
警察屈打警察 凶残刑讯逼供 从民警到死囚 从死囚到民警
来  源:中国律师网 2002-08-15  阅读次数:2701  发表日期:2009-06-22 21:47:48 

                                                                                           本报网站编辑         窦金刚律师

-------------杜培武奇冤命案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因故意杀人罪于199925日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199910 20日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终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076日又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当庭释放。711日昆明市公安局以昆公监发(2000)12号文件恢复杜培武于200037日被开除的公职,同时杜培武的党籍及工资福利待遇也得到恢复。
  由民警到死囚,又由死囚到民警.时至今日,追寻杜培武这段匪夷所思的坎坷人生路,或许对每一个在基层第一线从事公安刑侦工作的同志都会有一些裨益。

  [冤案]

  1998420日下午19时左右,昆明市公安局通讯处民警王晓湘及昆明市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被人枪杀,二人尸体后被人发现置于一辆牌照号为云O?A0455的昌河微型警车上,载尸汽车被人从第一现场移动弃置于昆明市圆通北路40号一公司门外人行道上。
  这一案件引起了云南省和昆明市的高度重视,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侦破此案。422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晓湘丈夫、昆明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被拘押讯问,72日被刑事拘留,83日经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杜培武,1020日昆明市检察院以杜培武犯故意杀人罪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99925日昆明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杜培武死刑。
  至此,一起骇人听闻的冤案宣告形成。
  20006月中旬,昆明公安机关破获杨天勇等抢劫杀人团伙案,缴获王俊波被抢手枪(七七式,枪号:1605825)等赃物,犯罪嫌疑人供认1998420日杀害二王系他们所为。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办案人员发现所谓杜培武报复故意杀人纯属子虚乌有,于是经上级同意,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宣告杜培武无罪释放。
  在云南省高级法院关于杜培武案的《刑事判决书》中,有这么一句话:被害人……被枪杀……的事实,已有由公安机关提供并经本院查证属实的新的证据证明非杜培武所为。原审判决认定杜培武犯罪的证据已不能成立

  [冤起]

  首先得从杜培武一天的日程说起。1998420日,杜培武于上午720分乘戒毒所的车去戒毒所上班,戒毒所距杜培武居住的市公安局宿舍约 20多公里。830分杜培武到达戒毒所开始上班。当时杜正准备报考中央党校法律本科,所以全天都在办公室复习。下午下班后他到食堂吃饭,当时有本单位的同事在常饭后还和同事高玉才在办公楼下的石凳上聊天。19时许他又到办公室复习,因当晚办公室所在地要放录像,杜培武怕噪音大影响复习就从办公室拿了学习资料回宿舍复习,他出办公室所在地强戒部的门口时(约1940分)还碰见另一名同事李颖,回到宿舍约20时,一直在宿舍呆着到21时多才从宿舍出来拿着杯子到食堂取牛奶,又碰到同事黄建忠,他和黄在一块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到戒毒所大门口打电话回家问保姆其妻王晓湘回家没有,保姆说没有,杜又打两个传呼找王,也没有回音。此后杜培武回到宿舍,又用手机打了几个传呼给王晓湘,但仍无回音。打传呼不回的现象是两人恋爱、结婚近六年从未有过的,杜培武感到很诧异。
  21日上午上班后,杜培武又打电话到王晓湘单位(昆明市公安局通讯处)问王晓湘下落,她单位领导说没有看见王上班,杜又问是否请过假,领导说也没请过假。这种现象也是从未发生过的,杜培武担心妻子出什么事,便开始寻找,同时把情况向戒毒所领导作了汇报。当时他担心妻子出车祸或者碰到什么意外事故,为此打电话到所有交警队查询有无交通事故,还通过市局情报资料处查询全市是否出现过不明尸体的情况。但王晓湘仍杳无音信,杜培武焦虑不安。当天下午通讯处王晓湘领导、戒毒所杜培武领导都来到杜家,帮助他寻找,但依然没有消息。这时杜培武感到妻子一定出什么事了,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于是向“110”报了案。
  到22日上午王晓湘仍无音信,杜培武认为最大的可能是王晓湘出什么事了。22日下午14时左右,戒毒所一位领导来到杜家,问杜培武吃饭没有,说没有吃就到下面吃。杜培武便和他一块下楼上了一辆车,车开到云南省交通警察培训中心大门口时停下了,突然从汽车两侧上来几个人将杜培武按住,全身上下搜他的身,杜培武因妻子失踪早已吓得六神无主,见此情景更是受惊不小,他大声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干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他又问邀他下楼吃饭的领导:他们是不是抢人的?还是一阵沉默。这时车又重新上路,一直开到昆明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支队,几个搜他身的人把他带到支队四楼的一间大办公室,让他坐在那里一直坐到下午5时,才把他交给专案组。
  在专案组,杜培武被反复讯问420日的活动情况,接着33夜不让他睡觉以交代问题。从422日下午到52日连续10天被留置讯问。其间,身为警察的杜培武多次向办案民警索要留置他的法律手续,但对方只给了他一张《传唤证》,杜说,一张传唤证最多只能留置我12个小时,你们却关我10个昼夜,又拿不出其他法律手续,凭什么还要扣押我?办案人员竟然说:想扣你,就扣你,要什么法律手续?
  在被扣押审查期间,杜培武终于从办案警察口里知道了王晓湘和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被人枪杀的事,知道自己被怀疑为杀人凶手。他一方面为妻子的不幸而伤心,一方面又为自己被定为杀人嫌疑而难过。
  审查10天以后,因为案情没有多大进展,办案人员只好将杜培武送到其单位昆明市强制戒毒所变相关押。与此同时,专案组内查外调的工作却一刻也没有放松。由于杜培武作为杀人嫌疑有诸多疑点,且无直接证据630日上午,几个办案人员将杜培武从戒毒所带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CPS心理测试,此即俗话所谓测谎仪测试,市中级法院的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对杜培武进行了测试,他们出了若干组题目要杜培武回答,内容和案件有密切联系,如问:“4 20日晚你有没有离开戒毒所?”“是不是你上车开枪把他们杀死的?”“是不是你用王俊波的枪把他俩杀死的?等等。杜培武据实作了回答。测谎仪在一些问题上认为杜培武所说的均为谎言,据此办案人员信心有所增强以为胜券在握,现在已是让杜培武痛快交代罪行的时候了。于是从630日晚到719日,发生了一场令杜培武永生难忘的高强度审讯。
  据杜培武的陈述,他遭到了办案者十分野蛮十分残酷的刑讯,超出人的生理、心理忍耐极限,杜培武在酷刑下被迫承认自己实施犯罪:怎样对二王关系怀恨在心,怎样骗枪杀人,怎样抛尸,怎样选择第一现抄…72日,杜培武正式被刑事拘留,83日被逮捕。719日,杜培武被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在向在押犯了解看守所民警不会打人的情况后,杜培武于728日分别向驻所检察官和市检察院提出《刑讯逼供控告书》,并向驻所检察官展示他手上、脚上、膝盖上受刑被打后留下的伤情,次日即729日,该检察官当着两名管教干部及上百名在押犯的面为杜培武验伤、拍照。
  19981020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认定杜培武构成故意杀人罪。起诉书称:被告人杜培武因怀疑其妻王晓湘与王俊波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而对二人怀恨在心,1998420日晚8时许,被告人杜培武与王晓湘、王俊波相约见面后,杜培武骗得王俊波随身携带的? 式手枪,用此枪先后将王俊波、王晓湘枪杀于王俊波从路南(现为石林彝族自治县)驾驶到昆明的云O?A0455昌河微型车中排座位上。作案后,杜培武将微型车及两被害人尸体抛置于本市园通北路四十号一公司门外人行道上,并将作案时使用手枪及二人随身携带的移动电话、传呼机等物品丢弃。以上犯罪事实,有现场勘验笔录,尸检报告,枪弹痕迹检验鉴定书、查获的杜培武所穿长袖警服衬衣、及衬衣手袖射击残留物和附着泥土、作案车上泥土的鉴定和分析报告、有关的技术鉴定结论和证人证言等证据为证,被告人亦有供述在卷。
  19981118日杜培武接到《起诉书》,1212日即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陈述书》。在《陈述书》中,杜培武指出公安人员违法办案,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公诉书指控证据不足,并着重就所谓射击残留物附着泥土谈自己的理由。他说衣袖上的射击残留物是他年前参加打靶时留下的,而他又有不洗衣服的习惯。如果真是他作案,并且如起诉书所说作案后将手枪及二人随身携带的移动电话、传呼机等物品丢弃,为何不把留下射击残留物的衣服丢弃呢?至于附着泥土杜培武认为他衣服上的泥土与本案没有内在联系,只有表面近似的联系,不能充分肯定本案中的泥土就是他衣服上的泥土,如果泥土只是类同不能作为作案的证据。

  [一审]

  19981217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杜培武故意杀人案。开庭不久杜培武就向法庭展示他手腕、膝盖及脚上被办案人员打他留下的伤痕,当庭控告办案人员对其进行刑讯逼供,并要求公诉人出示驻所检察官729日在看守所为他拍下的可证明他遭受刑讯逼供的伤情照片,但未得到理睬。杜培武的辩护律师也为他作无罪辩护,两位律师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第一,指控被告人杜培武犯有故意杀人罪的取证程序严重违法。
  1、刑讯逼供后果严重。
  律师认为杜培武在侦查阶段受到刑讯逼供是真实的客观存在。据此,依据最高法院《贯彻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8条之规定:“……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请求法院确认杜培武所作的供述无效。
  2、虚构现场刹车踏板油门踏板上有足迹附着的泥土的证据,误导侦查视线。
  律师指出,本案的《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仅仅记载该车离合器踏板上附着有足迹遗留泥土,根本没有刹车踏板油门踏板上也附着有足迹遗留泥土的记载,如此一来,由警犬用杜培武鞋袜气味和刹车踏板油门踏板上附着的足迹遗留泥土作气味鉴定,并且结果是警犬反应一致就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刹车踏板油门踏板上的泥土是怎么来的?
  此外,律师还指出,公诉机关出示的杜培武有罪供述笔录只是多达几十次供述中的三四次,是否在其它笔录杜培武也是作有罪供述?为什么不全部出示?再则,这些有罪供述是在75日至710日这一时段作出的,在长达8个月的关押时间里,只有在这一期间作了有罪供述,故杜培武在此期间到底是处于何种精神状态?是否有刑讯逼供、引诱、威胁等情况存在?不能不让人质疑。又则,在四份有罪供述中杜培武表述同一犯罪事实竟然互相矛盾,如杀人的过程,弃物的地点,杀人的手段,杀人的时间,杀人的地点均不一致,这样的供述岂能采信?此外,公诉机关出示的认为能证明杜培武犯罪的鉴定,如泥土、射击残留物、气味的鉴定不仅均存在着取材时间、取材地点不具备法定条件的问题,而且与勘验报告等所描述的情况也不相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因而不能据此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另外,在本案的勘验、鉴定中,没有见到证人的签名或盖章,也没有看到犯罪嫌疑人得知鉴定结论的说明,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06条的规定。
  据此,律师认为本案取证程序违法,现有的证据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第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杜培武具备故意杀人的主观动机。
  在这些方面,律师通过一些人证证实杜培武与王晓湘关系尚好,并不知道二王之间有何关系,认为杜培武预谋杀人的可能性极小,因而认为杜培武犯故意杀人罪缺乏主观要件,不能成立。
  第三,在客观方面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杜培武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
  1、杜培武没有作案时间。
  2、公诉机关说不出明确的发案地点,指控杜在车内杀人不成立。
  3、即使气味鉴定取证程序合法,由于嗅源没有与王晓湘的气味进行鉴别,加上市公安局两条警犬一条肯定一条否定的鉴定结论,无法说明杜培武是否到过车上,更何况在车上杀人。
  4、杀人凶器──王俊波自卫手枪至今去向不明。这只有二种可能,一是杜培武不如实交待,再是杜培武根本不知道枪的去向。公诉机关既然当庭说杜培武过去的交待是老实的,那么就只有后一种可能:杜培武没有作案,因而不知枪的去向。
  第四,本案中需要证据说明的一些情况,确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可见本案基本事实不清。
  面对律师提出的问题,公诉人感到需要休庭补充取证,于是一审的第一次庭审宣布休庭。
  1999115日本案再次开庭审理。
  为了引起法官的注意,这回杜培武悄悄地将他在遭受刑讯逼供时被打烂的一套衣服藏在腰部,利用冬季穿衣较多的有利条件,外罩一件风衣将这一有力证据带进法庭。开庭不久,他再次提出刑讯逼供问题,要求公诉人出示照片。杜培武还使出了最后一招:当着包括法官、公诉人、律师及几百名旁听者的面扯出被打烂的衣服证明他曾经遭到刑讯逼供,证明他过去的有罪供述均是被迫的因而依据法律是无效的,但他所做的这一切被法庭漠视。
  这次开庭,律师又针对公诉人拾遗补缺般的补充及说明为杜培武作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明确指出:控方所进行的补充和说明,不仅没有解决说明其取证的合法,反而更进一步证明了取证违法的事实存在,其所举证据系违法所得,依法不能采信,而且应依法追究违法取证的法律责任
  如前所述,由于办案人员一致认定杀害二王非杜培武莫属,那么律师的辩护就反而成了无稽之谈了。果然,昆明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认为律师的辩护是纯属主观、片面认识的推论,无充分证据予以支持,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杜培武在法庭上没有杀人的申辩,则认为是纯属狡辩,应予驳斥 199925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杜培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杜培武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上诉]

  出于求生的本能,杜培武于199938日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以杀人动机无证据证实;刑讯逼供违法办案;本案证据不足,疑点重重为由希望省高院认真审查,不要草菅人命。46日,辩护律师刘胡乐、杨松向云南省高院提出《二审辩护词》针对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针锋相对地予以辩驳,再次提出: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上诉人杜培武死刑,纯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不准,适用法律不当,诉讼程序严重违法。同年1020日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这个判决说:“……的辩解和辩护是不能成立的,本案基本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合法有效,应予确认……上诉意见和辩护请求本院不予采纳,同时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和辩护人所提其他辩护意见有采纳之处,本院认为在量刑时应予注意。因此,改判杜培武为死缓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912 8日,杜培武被送到关押重刑犯的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一审判决后等待死亡的杜培武心灰意冷。他在留给亲人的遗书中说,他的家庭是被真正的犯罪分子毁掉的。他并且说,他的冤情只有等真正的犯罪分子落网以后才能洗清。

  
 [昭雪]

  杜培武的预言在两年以后终于实现了。2000423日,一个名叫王春所的人和他乘坐的汽车离奇失踪。警方得到报案通过严密监控,抓获犯罪嫌疑人柴国利及其女友张卫华,经审讯,柴国利交代了以昆明铁路公安分局东站派出所民警杨天勇为首的抢劫杀人集团惊天罪行。尔后,杨天勇、杨明才、滕典东、肖力、肖林、左曙光等先后落网。据这伙犯罪嫌疑人交代,从19974月至20005月,他们共杀害19人(其中警察3人,联防队员3人,现役军人1人,女性2人),杀伤1人。共盗抢机动车20辆。在被杀的三名警察中,有2人就是王俊波和王晓湘。二王系杨天勇、杨明才、滕典东杀害,并抢走王俊波所配七七式手枪。到了这个时候,杜培武才被一伙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证明他是清白的。
  云南省和昆明市主要领导迅速指示,要求有关部门立即解决这一冤案。
  200076日杜培武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当庭释放。711日昆明市公安局以昆公监发(2000)12号文件恢复杜培武于 200037日被开除的公职,同时杜培武的党籍及工资福利待遇也得到恢复。但他不仅已度过了26个月的非人时光,而且经历了从无辜民警到死刑罪犯的过程。

  [杜培武:厚厚的一沓遗书”]

  200183日,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以刑讯逼供罪,一审分别判处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秦伯联、队长宁兴华有期徒刑1年缓刑1 年、1年零6个月缓刑2年。这对于一只脚已经迈进鬼门关、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度摧残的杜培武来说,是一个胜利,但仅是一个令人辛酸的胜利。
  这是一双让你不敢直视的眼睛——长久缺乏睡眠而变得有点红,有无数道逼人的光,从这双眼睛很深很深的地方直射过来。
  让他平静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谈及自己九死一生的故事时,他悄无声息地翻出了厚厚的一沓遗书”——那是一个无辜生命在走向刑场之前的哀鸣……
  
   [
血案]

  [现在已经是3月底了,……我心里虽然清楚自己是清白的、无辜的,却只能眼睁睁地等着被冤死,而无法改变一审法庭主观枉断的结果……1999•3•26
  1998422日上午,在昆明市圆通北路40号,警方发现了一辆被丢弃的警用昌河牌微型面包车,车内有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现场勘查后证实,男性死者系昆明市所辖的路南县(现为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另一人是昆明市公安局女民警王晓湘,两人身着便服,被人近距离开枪打死。
  警方认定,杀人的凶器便是王俊波随身佩带的七七式手枪。枪支去向不明。
  [今天是我被判死刑的第36……死神即将来临,生命就要逝去……全家人在为我的冤案四处奔波……可想困难是如何之大,希望是如何之渺茫。1999•5]
  199842214时许,昆明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正在焦急地寻找失踪的妻子王晓湘,却被抓到昆明市公安局。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妻子王晓湘被杀害,而自己成了杀人嫌疑犯。
  在专案组,杜培武经历了连续1010夜的审讯,审讯的主要手段是疲劳战:不准睡觉。
  审讯一无所获。52日,杜培武被送往他自己的单位戒毒所,由专人看管起来。
  [今天是46日,省高级人民法院来对我进行了复核,时间很短,我知道,我这个冤案再也没有机会讲话了,从今天开始,我随时都可能离开人世。……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些制造冤假错案的人,我到了阴间一定要找王晓湘问一问,到底是谁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我来背这个黑锅?……1999•4•6
  630日上午,杜培武被押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测谎。他坦然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把一条条导线连接在他的身体各处。
  提问:你杀人了吗?
  没有!
  结论却是说谎
  一男一女对杜培武不厌其烦地测了一整天,最后的综合结论是杜培武在说谎——换句话说,杜培武将被当作杀害二王的重大嫌疑犯。
  案件的审理由此转入残酷的第二阶段。
  
  [尊严被剥夺之后……]

  [现在,……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睿睿,这么小就成了孤儿,他太可怜了,而且,我的冤案不知会对他的成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死后,请父母把我的骨灰带回山东老家,葬在爷爷奶奶的坟旁……1999•4•12
  从测谎的当天晚上开始,办案人员给杜培武戴上了脚镣,喝令他交待杀害二王的犯罪过程。他们用手铐将杜的双手呈字形悬空吊在铁门上,吊一段时间后,在脚下塞进一个凳子,以换取杜的老实交待。杜不断地声称冤枉,这又被认为是负隅顽抗,审讯人员便又猛地抽掉凳子,让杜突然悬空,如此反复……
  这仍然不能令杜培武屈服。审讯人员又用高压电警棍逐一电击他的脚趾和手指。
  那些审讯人员有的跟杜培武熟悉,他们在用刑的时候,冷冷地对杜培武说:对不起了!
  这一幕并非发生在某个秘密场所,而是在公安局的大院里上演,杜培武早已变了调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使得许多正直的警察不寒而栗,他们中的有些人后来挺身而出,作为指控秦伯联等人刑讯逼供的证人。
  [今天有又一批人上路了。从1998719日我被送进来至今,已见到5批人上路……面对这样的情况,请家人把我最后穿的衣服准备好,送来给我……1999•4•19
  酷刑下,杜培武被迫低下了不屈的头颅,他开始供述杀人的罪行
  为了不挨打,我不仅要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说,而且尽可能地揣摩他们的意图。杜培武说。
  编好了杀人现场杀人枪支的下落却苦了杜培武。他交代了一个地方,刑警们马上就押着他去找,找不到就吊起来一顿毒打。杜培武绞尽脑汁想了一招——“枪被拆散,沿途扔了,扔到滇池里去了……”
  [我常在梦里与家人相见,可家人的容貌越来越模糊,特别是睿睿,样子就更模糊。爸、妈,是否能把家里人的近照带来让我看看,我想,在我走之时,总要让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家里人的容貌吧。1999•4•28
  1998719日,杜培武被送回看守所。专案组的其中一个小头目警告说:如果翻供小心收拾你!
  从630日到719日整整20天,杜培武基本没有睡过觉,跪在地上回答问题就是最好的休息,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缓一缓,补充一下体力。
  其间,杜培武于199872日被刑事拘留。他认为,从422日至72日一共70天被限制人身自由属于非法拘禁。
  这个时候,身为警察的杜培武已经不像样子了:目光呆滞,步履蹒跚,两个手腕和双脚踝均被手铐、脚镣吊烂、化脓,手背乌黑,肿得像戴着拳击手套似的。
  几天后,杜培武慢慢缓了过来,他写好了《刑讯逼供控告书》,交给驻所检察官范显忠,这位检察官当着上百名在押疑犯和管教干部的面,为杜拍下4张伤情照片。这4张照片以后起了很大的作用。
  
    [11
名刑侦技术人员出庭作证]

    [对于我的冤情,难道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辨别是非吗?古时有个包青天,能断天下冤案,今天的世上就没有一个像包青天一样的法官吗?……1999•5•13
  19981217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杜培武故意杀人案。律师为杜培武作了无罪辩护。
  公诉机关指控杜培武的杀人动机是:因怀疑其妻王晓湘与王俊波有不正当两性关系,而对二人怀恨在心。
  令人关注的是,公诉方同时提供了侦查机关利用高科技手段获得的证据:包括警犬气味鉴别、泥土化学成分分析、拉曼测试”(射击火药残留物测试) 等。称其检测物来源为昌河面包车离合器踏板、油门踏板、刹车踏板上的泥土,与杜培武所穿鞋袜的气味相一致;与其衬衣及衣袋上粘附的泥土痕迹、衣袋内一张 100元人民币上的泥土痕迹等为同一类泥土;在其所穿衬衣右袖口处检出军用枪支射击后附着的火药残留物。
  据此,侦查和公诉机关认定杜曾驾驶过这辆微型面包车并且开过枪。
  或许是要借以展示超强的刑侦技术力量,控方指派11名工程师级的刑侦技术人员出庭作证。
  但是,两位辩护律师却发现了破绽——在警方的《现场勘查笔录》上,仅仅记载了离合器踏板上附着有足迹遗留的泥土,并没包括刹车踏板油门踏板。那么,这两处的泥土从哪里来的呢?
  杜培武当庭展示了他身上清晰可见的伤情,并强烈要求公诉人出示驻所检察官拍摄的照片,以证明刑讯逼供事实的存在。但公诉人说,当时没有拍过照片。
  面对眼前的窘境,审判长宣布休庭。
  [这个世界上可能有很多人会认为,被冤枉的人一定会不停地大声喊冤,可是,当蒙冤者看到自己喊冤无人听,也不起作用时,他还能做什么?他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承受冤案带来的一切沉重的精神负担。1999•5•23
  1999115日,昆明中院第二次开庭。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公诉机关弄来了一份《补充现场勘验笔录》,补足了原来没有的刹车踏板油门踏板的泥土记录。
  辩护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种严重违反程序、恣意创造证据的行为,恰恰说明本案根本就没有证据!
  杜培武再次要求公诉人出示照片,这一次,公诉人说,照片找不到了。
  见此情景,杜培武转而对审判长说:我还有他们刑讯逼供的证据!只见他解开风衣,从裤子里扯出了一套血迹斑斑的衣服,这是我当时穿在身上被他们打烂的衣服!审判长让法警收起血衣,不要再纠缠这些问题了。
  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杜培武不顾一切地高声申辩:我没有杀人!我受到了严刑逼供!……”审判长火了:你说没有杀人,你拿出证据来!
  
    [“
死亡倒计时”]

    [在我被冤死之前,我想把自己的肾脏卖掉,把钱留给睿睿,……本来,我想把眼角膜也卖掉,但我又想要留着眼睛,在阴间我要睁着眼睛看到我的冤案澄清。特别是看到那些制造冤案的人遭到报应,受到惩罚。我始终坚信,是冤案总会查清的,只要天地还有公理,即使活着看不到冤案昭雪,死后天地也会还我一个公道。 1999•6•8
  199925日,昆明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杜培武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1日,审判长到看守所向杜培武宣判时说:你现在把枪交出来,我改判你死缓。
  杜培武接过判决书,泪水模糊了双眼。他都不相信事情真的会变成这样。在无边的绝望之中,杜培武仿佛听到了死亡倒计时的钟声。他开始不停地写遗书,期待有朝一日,世人能知道他被冤死的悲惨经历。
  他说,死亡的阴影紧紧地抓住他。极度的恐惧使他经常从恶梦中突然惊醒。只要一听到铁门的响声,他就会浑身发抖,以为要送他去刑场……
  19991020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刀下留人,以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和辩护人所提其他辩护意见有可采纳之处为由,终审改判杜培武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杜培武随后被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我一个无辜的家庭,一半毁在罪犯的手里,一半毁在司法腐败的手里。蒙冤之后,却要把洗脱罪名的希望寄托在真凶的身上,这是多么的可悲!1999•8•6
  2000617日,昆明市公安机关破获以铁路警察杨天勇为首的特大杀人团伙案(杨等7人已被处决)。当杨天勇的保险柜被打开后,此前办理杜培武案件的有关人员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二王死命的那把七七式手枪,赫然躺在保险柜里!
  据杨天勇等人供述,1998420日晚上8时,他与滕典东、杨明才三人身着警服,驾车来到昆明市郊区的海埂,见一辆昌河牌微型面包车停在那里,便自称缉毒警察上前敲门,车内的王晓湘说:我们也是公安局的。杨天勇用一只五四手枪指着,要铐他们,王晓湘不让,要打电话给局长。杨明才一把夺过手机,将王晓湘、王俊波铐在车上,杨天勇抢了王俊波的七七式手枪,用该枪将二王打死……
  2000711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再审判决,宣告杜培武无罪。
  宣判那天,辩护律师杨松被请到监狱做杜培武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反常的情绪,只是默默地流泪。实在太冤了!杨松说。
  [爸爸曾在法庭上告诉我,要相信法律。事实上,我自始至终对法律都是相信的。但是,对于执行法律的某些腐败分子(也就是那些用暴力制造冤案的人)……1999•9•10
  200183日,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以刑讯逼供罪,一审分别判处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秦伯联、队长宁兴华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1年零6个月缓刑2年。
  据法医鉴定,杜培武身上留下多处因吊打而形成的伤痕以及外伤导致的脑萎缩,构成轻伤。
  赔偿也是艰难的,按照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的国家赔偿标准,杜只能获得不足3万元的赔偿。
  这位34岁的山东汉子,8岁时随父母来到春城,1995年考入云南省公安学校,与王俊波同在一个学员队,王晓湘则比他低了一级。案发时,儿子睿睿还不到3岁。对于妻子与王俊波的婚外情,杜培武浑然不觉。
  恨她吗?”“恨不起来。杜培武拿出王晓湘的照片说,有时候,他会独自到晓湘的墓前坐上一会儿,给她说说孩子的事情,告诉她凶手已经抓到了。我想,她能听到的……”

  [评论]

  在分析这宗冤案时,法律界人士指出,在杜案的审理过程中,一定程度上感情和非理性的意识代替了证据,好象这个恶性案件不破无法向社会交代,不然难平民愤。因此违背了无罪推定的刑事诉讼原则。受刑事控告的人,未经法庭判决有罪之前,应假定其无罪。这是现代让会的法治理念。义愤不能代替理智,程序的不公正必然导致结果的不公正和判决的无效。只有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人的权利和尊严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公安、检察院、法院,我国的三级办案制本来是一个层层监督从而保障执法公正的机制,但在民警杜培武遭刑讯逼供一案中,这三道关口都失去了扶正祛邪的功能。这是一次司法腐败的集大成之作,是一次系统性的枉法!
  仅仅凭主观的推测就断定一个人故意杀人,并进行了残酷而野蛮的逼供;然后在没有任何可靠实证的情况下,仅凭屈打成招的口供,竟把一个人判处死刑。当一桩铁案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只是因为真正的凶手被意外抓获并供出杀人的犯罪事实,原来的杀人犯才奇迹般地重获新生。云南戒毒所民警杜培武遭刑讯逼供一案之所以受到全国媒体和司法界的高度关注,其原因除了逼供手段的令人发指和案件的戏剧性变化之外,最重要的恐怕是此案给人们留下了很多值得反思的东西。
  刑讯逼供算不上大新闻。这些年,此类案件时常见诸报端。但与以往的刑讯逼供案有所不同,这次刑讯逼供的对象是一名对法律相当熟悉的民警,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公民所拥有的权利,他也知道执法过程中应该履行的程序,在整个案件的审讯、起诉和审判过程中,他充分运用了自己的合法权利,并采取了几乎一切可以保护自己的手段,然而都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因为他面对的是一群视法律为儿戏的执法者。
  当办案民警仅凭一张传唤证就把他留置讯问而且一关就是10天的时候,他质疑办案者没有合法的法律手续,但得到的回答是:想扣你就扣你,要什么法律手续!
  被抓不久,杜培武就为自己请了律师,依照法律规定,律师有权参加讯问,但办案人员不让杜的律师进审讯室。那些惨无人道的高强度审讯都是在没有第三者参加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样,刑讯逼供当然就不可能留下任何旁证。
  在看守所里,他请驻所检察官当着管教干部和众多在押犯的面为自己验伤、拍照,留下了刑讯逼供的铁证,但检察机关对此证据却故意隐瞒。庭审中,当杜培武提出这个有力的证据时,公诉人竟然说没有找到。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到了今年6月,检察院对两名主要刑讯逼供者提起公诉的时候,那份原来没有找到的证据又冒了出来,而且成了刑讯逼供的主要证据!
  杜培武偷偷地把一件被逼供者打烂的衣服夹带到法庭上,并当众展示,但对这一刑讯逼供的重要证据,审判长不但视而不见,而且几次叫被告人杜培武出示没有杀人的证据。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无罪推定原理和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公诉人控诉杜培武故意杀人,那么应该是公诉人拿出杜杀了人的证据,杜没有举证的义务,而在法官还没有作出有罪判决前,杜应被视为无罪之人。
  如果侦查人员依法办案,刑讯逼供就不会发生;如果公诉人员依法办案,一起冤案就可能被中止;如果审判人员依法办案,所谓故意杀人根本就不能成立。公安、检察院、法院,我国的三级办案制本来是一个层层监督从而保障执法公正的机制,但在杜培武遭刑讯逼供一案中,这三道关口都失去了扶正祛邪的功能——侦查人员根据主观需要不择手段,公诉人根据设定的罪名取舍证据,审判者根据有罪推定的需要决定采信与否——面对事实,不能不承认,这是一次司法腐败的集大成之作,是一次系统性的枉法!
  身为民警的杜培武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事们会那样无视法律,就把希望寄托在检察院身上,他失望了;再把希望寄托在法院身上,他绝望了。是什么让一个原本显而易见的错案顺利地通过一道道法律的关口?是什么让这些号称以法律为准绳、以主持公道为己任的执法者如此置法律于股掌之中?也许,公安侦查人员只是破案立功心切;也许,检察人员是出于法法相护、维护政法队伍团结的考虑;也许,审判人员接到了有关部门的意见或指示。但所有枉法行为都能以合法的形式来完成,都离不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执法人员对法律的漠视——这种漠视就像是艾滋病毒,一旦感染和扩散,全身全系统都会失去免疫力——杜培武冤案就是公检法同时失去免疫力的结果。虽然目前这种系统性枉法所闻不多,但人们有理由怀疑还有别的杜培武冤沉海底,因为像杜培武那样能够意外获救的几率毕竟太少了、太靠不住了……

 

收藏】 【推荐】 【评论】 【打印】 【关闭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以及负责任的精神,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好律师网拥有管理笔名和评论的一切权力。
3. 您在好律师网发表的言论,好律师网有权转载或引用。
4. 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好律师网管理员反映。
您 的 姓 名:
您的 E -Mail:
您 的 评 论:

        
友情链接   更多
 
徐州乒乓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政府网
东方法眼
中国法律信息网
创信行投资理财公司
法律新闻网
法律168
中国警察网
人民网
正义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中国律师网
法制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中国网
窦氏文化网
中国普法网
新华网
 
 
 
 
 
徐州好律师网站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三环路东路江海不锈钢城(221000) E-mail:xzhls@sina.com 电话:0516-66699449 15952188595 13395229599 15312433223
版权声明:徐州好律师网站www.xzhls.com,属于公益性网站,部分文章来自其他媒体,如有涉及著作权的问题,请通知本站,将及时作出处理。本网站文字、图像及视频资料除注明者,版权归属窦金刚律师和刘波律师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由徐州网站建设行业领跑者徐州亿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