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法律新闻 窦律师专栏 冤案奇案 经济犯罪 婚姻继承 交通事故 房地产纠纷 建筑工程 刑事辩护 担保纠纷 仲裁业务
公司企业 保险业务 知识产权 劳动人事 国际业务与WTO 环境与资源 未成年人保护 损害赔偿 消费者权益 银行业务 行政争议 执行易
军属维权 司法鉴定 法律文书 疑难探讨 法律救助 法律宝库 在线留言 好律师团 专家顾问团 法律人沙龙 委托代理 视频点播 合作单位
  热门搜索:
 维权  消费者权益  法律救助  离婚  刑事辩护
 
  冤案奇案
  冤案
  奇案
  大案
  要案
  案件点评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9832
窦金刚 详情>>
  窦金刚律师,江苏维维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大学文化,徐州好律师网(www.xzh……
刘 波 详情>>
  刘波律师,徐州好律师网(www.xzhls.com)创始人、主任,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法律……
 
 
  首页 > 冤案奇案  
 
 
杀人犯入狱10年后被害人复活续:将查是否逼供
来  源:新京报  阅读次数:2111  发表日期:2010-05-09 16:39:43 
                        徐州好律师网www.xzhls.com 编辑   窦金刚律师
2010年05月09日02:47新京报
 

男子误以为杀人外逃十年 自称从未后悔(图)

赵振裳说,这些年在外地不知村里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一直捡破烂维持生活。本报记者 张寒 摄

■ “凶手获刑11年后死者现身”追踪

据新华社电 今年4月30日,被同村人赵作海“杀害”10多年的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裳突然回家。此时,赵作海已经被判服刑11年。

此事被报道后,舆论一片哗然,称其为“佘祥林案”翻版。5月7日,记者前往商丘市采访事件的最新进展。商丘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启钟告诉记者,5月1日,商丘市公安局获悉赵振裳“复活”一事后,当天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就开展了行动。目前,公安局主要进行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确认赵振裳的身份,目前已经确认无疑。二是对无名尸体开展侦破。现在无名尸体的DNA已经送往公安部进行检测。三是做好双方家属的安抚、稳定工作。

赵启钟说:“从目前的情况看,该案肯定是错案。”据悉,5月1日,赵振裳身份确认后,商丘警方当天就向同级检察机关和法院汇报,建议复查“赵作海案”。记者就此采访了商丘市检察院和法院,但两部门未表态。

1997年10月30日,赵作海和赵振裳因琐事打架后,赵振裳不见了。后其家人向警方报失踪,警方曾将赵作海作为嫌疑对象侦查,羁押20余天,后因证据不足,将其放出。

1999年5月8日,该村在淘井时发现一具无头、无四肢男尸,被认为是赵振裳。警方将赵作海列为重大嫌疑人,于次日对其刑拘。此后,赵作海一直羁押在看守所。2002年11月11日,商丘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2月5日,商丘中院经过审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后,赵作海未上诉。

■ 相关新闻

河南警方掘地三尺重查无名尸案

当事人称曾遭刑讯逼供,警方表示省市已组成调查组,刑讯逼供亦是调查内容

本报讯 (记者张寒)昨天,柘城县警方表示,赵作海一案正在侦破中。现在调查组在找新的证据对无名尸体案进行侦破。警方称,无名尸体案件破获之后,赵作海一案才会真相大白。而对于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警方未给出明确答复。

水井重新开挖寻找证据

昨日上午,在赵楼村的水井旁,两辆挖掘机在施工,将水井挖出了一道深沟。这个水井就是当时发现无名尸的地方,该尸被认为是赵振裳。

现场一位民警说,挖井是从昨日早上开始的,目的就是寻找早前“无名尸”的有关证据和线索。他说挖水井是希望能找到无名尸残留的骨骸。他说,案子已过去多年,找到新证据可能性不大。他还表示,但是压在无名尸身上的石磙也没有找到。这次挖掘也希望能找到石磙线索。

柘城县公安局宣传股张股长表示,现在第一位的就是将无名尸的案子破了,破了这个案子,赵作海的案子就完全真相大白了。他说现在此案还在侦破排查中,目前还没有新的线索。

另外成都商报称,一位村民称,赵作海的弟弟叫赵作星,在25年前跟别人打架被杀死,案件至今未破。

前妻称曾遭民警逼供

昨天,赵作海前妻赵小齐(音)表示,井里尸体被发现后,她曾经被警方关在乡里一个酒厂一个月,受到很多折磨。“用棍子打我,让我跪在砖头上,砖头上还有棍子”。她说,民警一直问她是不是知道赵作海杀人。“我什么都不知道”,说不知道就一直被打。她说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还经常几天不让睡觉。

从酒厂出来后,赵小齐知道赵作海被确定杀人。她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到外村。两个孩子现在一个在外地打工,一个已经出嫁。这十几年她没有再回去,也没有去见过赵作海。现在即使赵作海回来,她也不想再回去。

警方称当时办案者已不在岗

而被称为赵作海相好的甘花(化名)表示,她也曾被警方审问,被棍子打过,让她直起腰,屁股不挨地地长期跪着,致两个膝盖直不起来。

公安局张股长说,他不认为这个案子存在刑讯逼供。该案已过去十多年了,当时的人已不在岗,他表示,省市已组成调查组,对于刑讯逼供是否存在也是调查内容之一。

 

对话赵振裳

“如果他愿意,我也愿意和好”

河南农民赵振裳误认为杀死了邻居赵作海,逃亡十几年捡破烂为生,不知对方因“杀死”自己获刑

赵振裳以为自己杀死了邻居赵作海,十几年前,他逃离家乡。

他的左手和左腿不太灵光了,他害怕突然瘫倒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趁着能动赶紧回家”。

2010年4月30日,他回来了,却发现,他以为自己杀掉的人成了“杀人犯”,而“被杀”的是自己。

对于当年事,他用含糊的声音说,我不后悔。他说他从未后悔,即使赵作海因他的逃离而坐了这么多年牢。

因为,“要给他教训”。问他担心回来坐牢吗?在乡村医院,他盯着输液的瓶子好久不说话。最后,他说,“我怕”。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他的生活。没有家人,没有钱,他想活下去。

■ 对话人物

赵振裳

57岁。河南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

■ 对话动机

十几年前,河南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裳与邻居赵作海打架后,赵振裳失踪。1年多后,1999年5月,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以为死者是赵振裳,柘城警方将嫌疑人赵作海带走。最终,商丘中院认定赵作海杀死赵振裳,赵作海被判死缓。今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裳突然回到了村子里。

“河南版佘祥林案”引来关注。当年发生了什么?赵振裳为什么逃跑又为什么回家?他在这十几年经历了什么?他对赵作海的遭遇做何感想?

 

划一下火柴,砍了一刀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离开家?

赵振裳:当时我们两个打架,我砍了他一刀,我想着他死了。我害怕,就跑了。

新京报:是哪年的事情?

赵振裳:1997年还是1998年。我有点忘记了。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打架?

赵振裳:他和我们村的甘花(化名)好,我看不过去。我觉得他这么做不对,人家老公在外面打工,他自己也有老婆,哪能这么干。

新京报:还记得打架的情形吗?

赵振裳:那时候是半夜。我在给甘花他们家干活。甘花家是没有院墙的,我听到赵作海的声音了。当时一下子火就起来了。我回家拿了一把切菜刀就去找他。

新京报:直接闯进去?

赵振裳:我悄悄地打开门进去的。他当时在睡觉。我划了一根火柴,看清楚他在哪里,一刀就砍在他的头上。

新京报:为什么擦火柴?

赵振裳:甘花家有三个小孩。我怕误伤了孩子。

新京报:当时你觉得砍得重吗?

赵振裳:我照着头上砍了一刀。我觉得挺重的。我想他可能活不了了。

新京报:整个事情持续了多长时间?

赵振裳:就几分钟。我砍了,甘花也没拦。我砍完就出门了。回家带了400块钱,骑着我卖货的车子就跑了。当时天还没亮。

新京报:砍之前就想好往哪里跑了吗?

赵振裳:我当时就想往亳州、周口这些地方去。那些地方都穷,混穷好混。那些地方出门的人多,讨饭也有地方。

因1800元工钱,一直有气

新京报:你就是因为他跟甘花好,看不惯,所以就砍了他?

赵振裳:不光是这个。是好几个事情积累起来的。我最恨的就是他欠了我1800块钱。那是我三年的工钱。我们一起去延安打工,他包的活,我俩一起干,临到最后他不给我钱。

新京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赵振裳:二十年前了。那时候我们两个关系好,一起去打工,做泥瓦工。三年,每年就回家一次,后来结算工钱。他说包工头没开给我们钱,我的1800块钱就这么没了。

新京报:那时候一天能挣多少?

赵振裳:多了能挣4块钱。我们俩当时一个锅吃饭,一张床睡觉,就跟两口子那么好。我后来借了500块钱,去找那个包工头三次,包工头说他把钱给了赵作海了。他真做得出来,不给我钱。

新京报:为什么会不给你?

赵振裳:钱人人爱。他拿到手里就不愿意拿出来了。

新京报: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关系闹翻了?

赵振裳:也没完全扯开脸,见面也说话,关系不好了。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也许那个包工头骗你呢?

赵振裳:不可能。我问清楚了。

新京报:你因为这个事情恨他?

赵振裳:你说我恨不恨?我们当时赚这个钱是买媳妇的钱。当时家里穷,娶不上媳妇。我赚这些钱,能买个媳妇了。我们那个地方好多人买媳妇,350块钱买一个外地的媳妇。我这三年白干,以后也没机会买了。

新京报:你觉得你一直没有娶妻子是因为这件事?

赵振裳:如果我有个媳妇,当时我想去砍他,媳妇一拦我也就不去了。这都是没媳妇的后果。我怨他。后来他还砍过我家的树,再加上甘花这个事。三个事情积聚在一块,我就是再软也忍不住了。我一直对他有气,怀恨在心。

新京报:我看有报道说,你当时和甘花也是相好,是因为这个才砍他?

赵振裳:我没有。人家甘花她男人喊我叔,我做不出那种事。

在外卖瓜子、捡破烂

新京报:这十几年你是怎么过的?

赵振裳:我换了几个地方,卖过瓜子,后来就捡破烂。

新京报:在外面生活得好吗?

赵振裳:在哪里不是吃饭干活。在外面也好。你说在村里,人家肯定都笑话我没能耐,连个老婆也娶不上。在外面没人说闲话。也有人问我,怎么没人来看你啊,我就说家里没电话联系不上。

我自己在家里做饭吃,有时候没事还唱个歌曲。

新京报:在太康县住在哪里呢?每天生活是什么样的?

赵振裳:租了一个房子,50块钱。每天五点多起来捡垃圾,捡到晚上八九点钟,一天能挣一二十块,够吃饭。

新京报:中间就没有一次想过回来吗?

赵振裳: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想回来。那时候到处撵人,我在外面呆不住了。可是我快到县城的时候,听说不让进村,就又回去了。

新京报:是什么让你最终决定回来?

赵振裳:我快瘫了。去年,我手就不舒服,我去医院看,花了1000多块。今年我去医院,医生说治我这个病要花上万。他说我回家还有可能有医保。我这个病以后就说不出话,走不动路。我没钱,只能回来了。

新京报:没想过回来可能坐牢吗?

赵振裳:我有啥办法。我不能瘫在外面。我只能回来靠公家。我无儿无女能弄个五保户,公家能帮帮我。

新京报:回来激动吗?有人说你死了,你是不是吓一跳?

赵振裳:快进村的时候有点激动。我到村里,别人都不相信我是赵振裳。连我侄子都说我冒充。我又不骗钱我冒充啥,我身上有块疤,我给他们看,他们就相信了。

一直认为对方死了

新京报:认为自己杀了人,在外地不害怕被抓吗?

赵振裳:也害怕。杀了人咋能不害怕呢。刚开始的时候我也睡不着觉,想着杀人了可怎么办,这个事情能咋样?

新京报:见到警察会躲吗?

赵振裳:也不躲,躲有啥用,该来还来。不过这个事情一直没有经过公断,我还是怕。

新京报:你一直认为他死了?

赵振裳:我是这么估计的。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他可能还活着?

赵振裳:我没想。我不想让他活,他活着对我没好处。

新京报:为什么呢?

赵振裳:他活着见了我,还不是要治我。

新京报:这么多年,没想着和家里联系或者回家看看?

赵振裳:我家里也没人,联系啥?我也怕赵作海的儿女找我的事。

新京报:你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

赵振裳:一点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他成了杀人犯,井里还有个尸体被当成我。

仇家宜解不宜结

新京报:你后悔当初砍他吗?

赵振裳:我不后悔。再说后悔有啥用,天下有卖后悔药的吗?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当初没和他打架,你们两个都不是现在这样?

赵振裳:我不跑,在村里卖个百货,生活还可以。他生活还不如我。

新京报: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坐牢也和你有一定关系,你觉得愧对他吗?

赵振裳:我不愧。不治他,他不会改。我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教训他了。

新京报:如果他这次出来,你会和他见面吗?

赵振裳:我不见,见了面他治我怎么办?

新京报:如果碰上呢,会说话吗?

赵振裳:不说,没啥可说的,仇人见面说啥?

新京报:你还是觉得他是你的仇人?

赵振裳:我感觉他会把我当仇人。

新京报:如果他愿意不计较以前的事,你会跟他和好吗?

赵振裳:我心里也不好过。我们俩都受罪了,都有损失。这样理解,他也有错,我也有错。两个人和好不容易,如果他愿意,我也愿意。仇家宜解不宜结,我还是愿意。

新京报:你说你们俩原来关系很好?

赵振裳:一起长起来的,从小关系就好。他这个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和人吵架打架。我是软弱无能,不爱和人争。我俩能处到一块去。

新京报:你觉得赵作海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振裳:他脾气不好,容易发火,听不进话,不大能与人共事。但是他也有能耐。他上过部队,在部队上念过书。

新京报:整个事情,你想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赵振裳:我不知道。我是农民,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是咋样。希望时间长了,大事能变小事。希望他出来了不要伤我。

新京报:你现在最想的是什么?

赵振裳:我就希望能治治这个病,公家能给我点医疗费,有点救济有点医保。我年龄这么大了,也没房子,也没孩子,谁也指望不上。

新京报:赵作海也一样。他妻子改嫁了,房子也没了。

赵振裳:他不一样。他还有孩子。他比我强。

收藏】 【推荐】 【评论】 【打印】 【关闭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以及负责任的精神,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好律师网拥有管理笔名和评论的一切权力。
3. 您在好律师网发表的言论,好律师网有权转载或引用。
4. 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好律师网管理员反映。
您 的 姓 名:
您的 E -Mail:
您 的 评 论:

        
友情链接   更多
 
徐州乒乓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政府网
东方法眼
中国法律信息网
创信行投资理财公司
法律新闻网
法律168
中国警察网
人民网
正义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中国律师网
法制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中国网
窦氏文化网
中国普法网
新华网
 
 
 
 
 
徐州好律师网站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三环路东路江海不锈钢城(221000) E-mail:xzhls@sina.com 电话:0516-66699449 15952188595 13395229599 15312433223
版权声明:徐州好律师网站www.xzhls.com,属于公益性网站,部分文章来自其他媒体,如有涉及著作权的问题,请通知本站,将及时作出处理。本网站文字、图像及视频资料除注明者,版权归属窦金刚律师和刘波律师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由徐州网站建设行业领跑者徐州亿网技术支持